首页 > 产品展示 > > 正文

骗婚案,只是因为男人好骗吗?

日期:2017-09-15 11:22:49编辑作者:www.55gvb.com
理工男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情商高低,反而是缺乏基本的理性判断力和自我认知能力。
 
文/张家明
 
2017年3月31日凌晨一点,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在其个人微博@sukerry上分享了一条科普视频,说的是日本有一种小河豚,颜色非常普通,没有鲜艳的颜色以吸引雌性,作为补偿,它们进化出了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能力——建房子。
 
在求偶的季节,雄性小河豚会用鳍在沙子里犁挖,将贝壳搜集起来作为屋脊上的装饰物,如此循环往复,每天工作24小时,几乎不能休息,否则水流就会把它的成果冲毁。连续工作一周之后,小河豚在沙地上建起了一座堪称雄伟的奇观,假如事前不知道,可能会以为这是外星人留下来的工程遗迹。
 
长得普普通通的小河豚,只有不断地挖土、搬砖,把华丽的房子盖好,才能吸引异性。这样的故事,人类自然不会觉得陌生。
 
 
 
日本河豚正在盖房子。图/Shakahari
 
2017年3月30日,苏享茂通过世纪佳缘网VIP服务认识了翟欣欣,这时他已经创业成功,公司盈利,钱途无限。当晚苏享茂似乎睡得很晚,直到凌晨一点还在刷微博。当他看到这则视频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他刚刚认识的翟欣欣——主动约他3月31日吃饭,4月1日就表示对苏享茂一见钟情,愿意和他生孩子——最终不但拿走了他的千万财产,最后还逼得他跳楼自杀。
 
看到苏享茂自杀的消息,网友们都表示震惊,翟欣欣还没和苏享茂结婚就让他买了20多万的钻戒、总价107万的特斯拉、总价319万的房子以及各类消费和转账数十万元,正常人看见这狮子大开口的架势都应该觉得害怕了,苏享茂为何还一头扑进去?另一位程序员冯大辉说:“有些程序员的脑子…...怎么说呢,很容易糊涂。”
 
 
 
骗婚案,只是因为男人好骗吗?
 
媒体人孟大明白的文章《五道口程序员防骗指南》,代表了很多人对程序员的认知:
 
“他们交际圈狭窄,社会经验单薄,有结识异性的刚需,生就线性思维又多半性格内向,遇事不愿找人商量,与人扯皮诉讼这种事对他们来说比挣钱可怕多了,宁愿破财消灾,有些骗子就抓住他们的软弱心理。”
 
简而言之,程序员的情商不高。
 
事实上,这只是一种由来已久的刻板印象,没有证据表明理工男的社交能力较差,也没有事实证明理工男总是容易被骗。
 
 
 
陈柏霖在《追爱大布局》中饰演一名聪明而内向的宅男。
 
不是程序员情商低,是骗子太精明
 
所谓的情商,是“情绪商数”的简称,指人控制自己情感、管理人际关系、承受外来压力、把握心理平衡的能力。这个词的普及起源于1995年美国作家丹尼尔·高尔曼出版的书《情商:为什么情商比智商更重要》。
 
高尔曼认为,一个人的成功,20%取决于智商,80%取决于其他因素,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情商。“我们根据经验知道,在进行决策和行动时,感觉的作用等于甚至常常超过思维的作用。我们过于强调以智商为衡量标准的纯粹理性在人类生活中的价值和意义。不管怎样,当情绪占据支配地位时,智力可能毫无意义。”
 
苏享茂似乎非常符合这样的定义,他智力过人——否则也做不出成功的APP和互联网公司,但是在遇到翟欣欣后,这位曾就读于北京邮电大学、任职于百度高级工程师岗位的高才生,一般人都具备的情商或常识,他好像全然没有。
 
 
 
情商决定论认为,情商比智商重要得多。
 
这种情商决定论其实是另一种成功学,著名的成功学大师卡耐基不也说过,成功是由15%的专业技能与85%的为人处世构成的。
 
所以,每次网上爆出诈骗案,受害者总是会受到二次伤害:怎么那么不小心?这么明显的诈骗,为什么看不出来?动辄就说受害者的没常识、情商低,这种说辞每一次都掩盖了那些本真而严重的问题,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甚至娱乐化了。
 
吃瓜群众们讨论苏享茂之死的时候,总是透露出一股“还好我比较聪明”的意思,假如遇到这种事肯定可以马上识破骗局,说不定还能报案为民除害。他们也许应该庆幸没有真的遇到翟欣欣们。
 
 
 
没有遇到骗子前,很多人都以为自己不会被骗。
 
昨天,一位匿名的创业者自称是“翟欣欣接触过的男人(猎物)”,自认为是情场上的江湖老手,却也差点被翟欣欣的套路忽悠了,私下已经喜滋滋地跟身边最好的朋友和家人表示,他这个万年单身汉可能要闪婚了。因为翟欣欣非常会说话,且说得无比真诚,形象属于“清纯美丽中带点土的气质”,又说自己是高知家庭,比那些打扮娇艳的女性更容易获得追求婚姻的男士的真心。
 
我们可能都低估了骗婚者的可怕之处,连艺人印小天和浙大的海归教授杨明这样的社会精英,都栽倒在了骗婚者的手里。早前有新闻报道,江苏破获了一个大妈骗婚团,她们看准了农村大龄男子急于成婚的心理,找来年轻的女子和男方相亲,在相亲过程中“组团”冒充女方亲属,索取见面礼和彩礼后就把男方拉黑,断绝联系。
 
骗婚早已成为一个产业链条,他们能够轻易地获得假身份、假学历、假职务、假资产,精准地针对中国3000万剩男的婚姻需求实施诈骗。苏享茂被骗,绝非只有他个人的原因。
 
 
 
2017年5月13日,央视《庭审现场》报道了“淮安特大骗婚案”。
 
对理工男的“污名化”
 
理工男被认为“智商高,情商低”,多半是说他们不善交际,可这很可能是影视和互联网塑造出来的印象。
 
在电影《社交网络》中,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就是一个具有社交障碍的天才程序员,他要么是情商超低,要么是他压根不把人际关系当一回事,总之没有女孩能忍受他,也没有男生愿意做他的朋友。如果扎克伯格真的是这样一个人,他以后如何执掌市值超过5000亿美元、用户超过20亿的商业帝国?
 
中国美剧迷津津乐道的谢耳朵,天才绝顶,社交白痴,很符合人们对理工男的刻板印象。作为技术宅的代表,谢耳朵可以把他的专业知识包装成令人捧腹的冷笑话,就连他在社交上表现出来的白痴,也显得足够可爱。然而这只是一群编剧为了喜剧效果虚构出来的人物,他们之中就有一些是理工男,乐得调侃自己,取悦观众。
 
 
 
电影《社交网络》中的扎克伯格,事业成功了,但众叛亲离。
 
就像是人们总是希望富豪们家庭不幸福、罹患忧郁症乃至绝症,来安慰自己健康和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很多人也觉得理工男应该为他们的高智商付出代价,那就是低情商。
 
可惜的是,情商理论自从提出以来就受到了质疑——情商即智商,压根不存在情商这回事!情商测试往往是一种经验测试,难以提供科学的评判标准,看起来就和“为人处世学”“人情世故学”一般模棱两可,全凭个人能否聪明地领会那些林林总总的规则或手段。而这,往往是智商决定的。如果有情商这么一回事,高智商的人绝大多数都具有高情商。
 
许知远尬聊马东,被认为是一个低情商者对高情商者的采访,计算机系毕业的许知远从表达能力、采访技巧到共情能力,都被嘲笑了个遍。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在综艺江湖中如鱼得水的马东读的也是计算机,毕业后还当了10年的IT男。从理工男转型当文化商人的许知远,事业算是成功,自然也不是一个不通人情世故的人。
 
 
 
美剧中傻乎乎的程序员,多半都是传说。图/《硅谷》
 
被认为“高智商、低情商”的人,也许只是不屑于过多地关注人情世故。文学界最著名的理科男王小波说,他层次太低,只配去学理科,因为文科的很多东西讲究的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一套东西相信很少人玩得过翟欣欣们。
 
理工男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情商高低,反而是缺乏基本的理性判断力和自我认知能力。一方面,他们的思想特质可能更接近社会大众的价值观,譬如对男权文化缺乏反思能力,属于直男癌的重灾区;另一方面,理工男常常主张技术至上,并以技术中立为借口,避而不谈价值观问题。落实到现实生活中,理工男也容易用工具理性碾压价值理性,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谈感情。
 
而健全的理性判断力,并非写几行代码就能掌握的,多读几本人文社科图书,没准会有帮助。

相关文章